快捷搜索:

看书不写字用什么去喂养她的灵性,又怎能生出灵动的心灵巧的

文字,女子

文字,女子

听说古时女子不需饱读诗书,目不识丁是为正常,果真是女子无才便是德?我至今仍是怀疑的。未曾握过笔杆的女子如何用一枚细小的针绣出精美的嫁衣?不看书不写字用什么去喂养她的灵性,又怎能生出灵动的心灵巧的手,他日嫁为人妇,又怎样彰显她的才德?文字与女子应当是恋人,难舍难分才对。

我时常会觉得,女子,不善言谈可以,倘若是不好文字,那是很难让人为之倾心。这想法确实有失偏颇,可能是我对文字有些痴迷的喜爱,对心性相近的女子才会有一种发乎本能的好感。

年少时觉得,文字需要精雕细琢,浓墨重彩,一篇散文定要用各式华丽的词藻才算得上优美,现在想来,好生鄙疑和嫌弃。文字有了真性情,谁又能否认轻描淡写没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美呢?就像女子,有了真性情,即便不施粉黛,素面朝天,也会有蚀骨的美。

文字,女子

记得写作学老师说过的一句话,“女子,需要文字的乐感。”觉得这“乐感”一词用的甚妙,可不就是这样,女子需要文字,更需要对文字有一种乐感,她的手中有一杆欢愉的笔,她的笔下能生出花来,文字在她的笔间犹如跳动的音符,她亦为自己能用文字记录下每一个瞬间而感到万分欣喜。她总能在文字中找到自己的天堂,这种奇妙的乐感是来自于文字的,并且必须是文字,只能是文字。文字于她,是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写文字的女子是俏丽的。她们将文字研磨成脂粉,裁剪成衣裳,她们的心房亦是以文盖顶,以字做墙,自有一种灵性之美。这美,是与相貌无关的美丽,是与贫富无关的优雅,如水般温婉柔美,如狐般灵动智慧。她会越老越精致,岁月增长的是年龄,褪去的是青稚,刻下的是皱纹,增长的是智慧,她在文字的悉心照料下,有了银碗里盛雪的空灵与素雅。

早些就听闻,常和模样好看的女子在一起,自己也会变得好看。我暗自揣测,那么,常和灵魂有香气的人在一起,也会被浸染的吧。我喜欢钟情于文字的女子,她们的灵魂是有香气的,从张爱玲到李碧华,从杨绛到毕淑敏。相近的文字,相似的灵魂,她们都中了文字的毒。而我也愿意徜徉在她们的文字之中,循着她们的足迹,找寻那份适合自己的文字之毒。

文字,女子

文字于女子不仅是灵魂的陶造,我想,烟火之中的陪伴也是不能缺席的。这与文字同居的女子对生活应是有饱满的热情,对生命存着强烈的敬畏之心。她喜爱文字,带着烟火的气息,文字是她的针线,绣着儿时斑斓的梦,绣着白衣青衫和凉薄青春,还绣着柴米油盐和红嘴鸳鸯。实也好,梦也罢,到底都是好的。想着要是没有了文字,女子连梦也做不成,没有了女子的梦,世界还会缤纷吗?

若说这文字像梦可感可言,却终究是无法触摸的,撇开梦不说,文字于女子,其实更像是一杯白水,每日与它相伴,成了维持生命的存在,而不是物质生活之上的精神世界里用来卖弄和炫耀的工具。如此看来,这文字与女子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更像是一对恋人了。难怪人说文字是女子最忠实的情人了。

我总是偏执的认为世间好的东西都是不可说的,他们有时会披着世俗的外衣躲在不世俗的地方,譬如说藏在文字里,只等你慢慢去靠近,去发现,去领会。我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文字,可以相依相偎。那些生命中无数段用时光也留不住的记忆居无定所,那么丰盈却无处可去,是文字给了他们一个安身之处。

文字,女子

我对文字,向来是心存敬畏的,因为敬,所以畏,以致很多时候想要用文字去镌刻一些记忆时是迟迟不敢下笔,怕重,怕轻,怕厚,怕薄。但转而又想,恋上了文字,便是恋上了孤独,连孤独都不怕了,其他的,何足畏惧?女子,当与文字共舞,也愿你笔下的文字缓慢而清淡,却有浓的化不开的情,暖心暖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